黄少天的呆毛

白月初迷妹。梦想和喻文州抢老公。沉迷未来都市no.6 以上•ᴗ•

今天刚看完未来都市no.6的动画,补了一卷小说。
立一个flag,等我看完,等我有空,我一定帮他们强行再次相会。

但是觉得很困难,我没啥生活阅历,只是个傻白甜,他们的一些事情真的无法共情,暴风哭泣!

我有特殊拍丑技巧!

买了没完没了的夏天和别册,可是我不会放图 不知道怎么回事只能放一张。( ˙-˙ )
喜欢喻黄真的是很偶然的事情!喜欢上之后又不知道去哪里找粮,一路找到lofter!
真的真的特别喜欢桃花饼太太!几乎每篇都脑洞很大(*/ω\*)不是天天登乐乎,但每次登都第一个找到太太主页看看有没有更新!看到出本之后也毫不犹豫地下单了。
期待太太更多作品!

谢谢太太给我们带来了这么好的喻黄。有的时候也会想正是因为少天和队长都是虚构的人物,反倒给了我们更靠近他们的机会。

最后再和太太告一次白(. ❛ ᴗ ❛.) @桃花饼

套路


emmm生日贺文《套路》
小甜饼,搭个末班车。
CP喻黄
天天生日快乐!希望天天天天开心
我们永远爱你! ​​​
套路
1
黄少天和往常一样在喻文州身旁高谈阔论讲述一天的经历,再习惯性地告白一次希望喻文州在接下来的每一天都能多喜欢自己一点。  

“少天,我有喜欢的人了。”

喻文州没像以往一样伸手摸自己的头,目光没有对着自己而是转向别处。 

夏夜微风阵阵,带着植物的气息轻柔地抚在黄少天的脸上。蝉鸣声不绝如缕,汽车鸣笛声与司机们气急败坏的喧闹声竟和谐地谱成曲调。

黄少天觉得自己在那一瞬间与整个世界脱离开来,只听到喻文州的那句话,不断重复,加大音量,震耳欲聋。最终犹如一座大山压在自己心上,疼的喘不过气来。 

黄少天一年前跟自己的队长表白。看着喻文州的仰慕者一天一天的送鲜花,邀请吃饭。看着喻文州每天傻里傻气地跟自己汇报出去做了什么,黄少天从最初的不知所措到吃味再渐渐确定了自己的想法。本就不抱着什么希望,带着孤注一掷的勇气,只是想告诉喻文州自已的心意。 

那时的喻文州是怎么样回应自己的。 

那双骨节分明的手轻柔地摸了摸自己的头,饱满的指腹微微触碰到黄少天的头皮。黄少天僵在原地,沉静的带着笑意的声音适时响起。

“少天,我本就不喜欢那人。”

“如果是少天的话好像也不错。” 

黄少天晕晕乎乎的,觉得自己在下一刻就要羽化而登仙。

“队长!我会好好追你的!”黄少天对着喻文州敬了个不伦不类的礼。喻文州笑起来,黄少天心头一动,上前一步捏着喻文州的下颌就吻了上去。两人的气息交织在一起,感受着喻文州湿软的嘴唇,黄少天绮念满满,在心里已和喻文州过完一生。

接了个长长的吻,黄少天像是突然意识到什么,猛地跳到一旁的树后,露出半个脑袋,颤颤巍巍地望向喻文州。

天呐!我在干嘛!队长还没答应我!只是同意让我追他!我在干嘛!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去哪儿! 黄少天觉得天都要塌了。捂着自己的嘴唇好似刚才扑过去的人是喻文州而不是他自己。  喻文州把黄少天从树后扯出来,带着和平时无异的微笑,黄少天这才暗自松了口气。

2
“队长,你...你真有喜欢的人了?”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点头。坚定的眼神让黄少天心头又是一阵酸涩。                                    

“队长,我想起来我还有点事,先走了。”黄少天哈哈哈地挠了挠自己的头发。

然后,黄少天一溜烟地跑了。 

一口气跑回宿舍。
“靠靠靠累死我了。”黄少天大字型倒在床上,与天花板上自己贴的大型索克萨尔海报面对面。 黄少天眨了眨眼睛,觉得有点看不起索克萨尔的脸,随即把眼睛睁得更大,可还是有滚烫的液体从眼角溢出来,滴到枕巾上。

还好还好没在队长面前哭,哈哈哈,我堂堂七尺男儿要是为这么点小事就在喜欢的人面前哭那可真是太丢脸了。亏我每天发乎情,止于礼,甚至和队长保持距离来展示自己追他的决心,结果不知道又被谁抢先了。越想越气闷,黄少天猛地从床上跳起来,左腿下压双手朝天比了个滑稽的姿势。

“黄少...”徐景熙习惯性地敲了门就进去,然后看到黄少天摆着诡异的姿势扭着头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眼角带着可疑的痕迹。

天呐,夭寿了!黄少这是哭了!?我好怕怕我该做什么。一连串问题犹如走马灯似的从徐景熙脑内闪过。

“黄少你没事吧?”

“什么事也没有,哈哈哈。” 黄少天说完,场面一度陷入寂静。由于刚哭过而沙哑异常的嗓音一览无遗。
黄少天尴尬地垂下了眼,“帮我保密好吗?”

徐景熙点点头,“黄少,你要是有什么想不开的可以找我说,我不会告诉别人的。”然后轻轻带上了门。
黄少天用被子蒙住自己的脑袋,伸出手关掉了房内的光源。 

3
闹铃声响起。凌晨十二点半。

黄少天一睁眼,整个场景亮的十分诡异。亮到黄少天只看到行色匆匆的路人,却看不到任何背景。然后光亮一点一点消散开去,黄少天恍如隔世。隐隐约约觉得这个地方很眼熟。

街上人来人往,可无论黄少天怎么定睛凝神都看不清路人的脸。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异样感忽的窜了上来,引得头皮一阵发麻。

这究竟是什么猎奇的地方,黄少天攥紧手机努力平复心情。

然后听得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 

“少天。” 

救命!什么情况!一大早就碰到队长!我再怎么也是昨天刚失恋的人!我我我还没恢复呢!还有,这……这里难道是B市?? 黄少天觉得不知该如何反应。因为他既不可能作死调十二点半的闹钟,也不可能在短短一个半小时内从自己的床上梦游到八百公里外的B市。

黄少天迷茫地看着凌晨十二点半,正悬在头顶的火红的太阳。

夜晚的风本该是清冷的,可黄少天觉得很热。终于慢慢转过身去,明明是可以一步到位的动作,却硬生生地被黄少天拖得老长。眼及喻文州黑色的皮鞋,黄少天在心里悄悄欢呼雀跃了一小下,又觉得没什么好高兴的。这是他们上次一起出去的时候买的,是黄少天挑的。
“少天。”

黄少天在此刻抬头。

“队长啊,你怎么也在这儿?”黄少天缓缓地笑起来。

黄少天和喻文州互相交换了信息,但都觉得没什么头绪。黄少天说他原本在睡觉然后一醒来就在街道上;喻文州说他一睁眼就看到黄少天站在前面。

黄少天烦躁地抓了抓头,“队长,你说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喻文州熟稔地揉了揉黄少天的脑袋,黄少天随即一跳三尺远,闷闷地说,“队长,别老摸我头。”

黄少天有的时候觉得喻文州很神奇,无论前一天自己做了多过分的事情,无论他们两个吵得有多凶,对方总能心平气和地悄然翻篇。这次也一样吗。像是一拳打到柔软的枕芯上,毫无回应。莫名的烦闷。

“队长装傻的本事真是一流啊。”黄少天不去看他,满不在乎的声音在沉沉夜色中晕染开来,月亮又升起来了。

“少天,我想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看着喻文州迷惑而又真诚的眼神,黄少天心里弯弯绕绕了一圈。或许这个队长并不是被自己告白的那个队长,你看这个地方这么诡异,大概,大概我在做梦吧。

“咳,没什么,我是说队长你应该计划好之后的安排了吧。”黄少天笑嘻嘻地靠过去,一扫之前的眉宇间的羞恼。

4
喻文州老家在B市,几年前黄少天去做过客。

喻文州轻车就熟地带着黄少天绕过弯弯道道,一幢高层公寓就这样猝不及防地出现在黄少天眼前。抬头望到12层暖黄色的光,就和身旁的人一样有一种想要让人亲近的欲望。

“队长,你的房子太小啦,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的人怎么买这么小的房子。”黄少天对着房间开始指指点点。客厅,厨房,储物间,浴室,卧室和一个奇大无比的书房。

“少天,这里只有我一个人住。”喻文州好笑地看着他,又忍不住伸手去摸头。黄少天挣扎几下未果,整个屋子突然就安静下来。

拿着喻文州的杯子无意识地用手摩挲,上面是夜雨声烦的游戏形象。黄少天想起这是自己从粉丝礼物里挑出来硬塞塞给喻文州的,找的理由是我觉得你差个水杯。

“队长,你家有没有酒啊。”黄少天喃喃道,然后喻文州变魔术似的拿出一瓶二锅头。黄少天眼睛都看直了,啧啧道,“队长,你这是什么品位。”

黄少天既不会品酒也没什么酒量,辛辣的味道让喜爱甜食的他无意识皱眉。两杯下肚就开始进入傻笑模式。一停不停直勾勾地盯着喻文州看,喻文州也任由他去。

“少天,什么时候要睡了就告诉我。”

“喻文州,我不困。”

“喻文州,你是不是讨厌我了?”

“哦,我忘了现在的你不知道的。”黄少天趴在桌上眯着眼看手中的酒杯,时不时摇一摇,再透过玻璃杯看昏黄的羊皮灯。纵使杯中的酒水早已被他一饮而尽,他还是锲而不舍地重复着一套动作。

“喻文州啊,我跟你说。其实吧,我觉得我还是挺喜欢你的。对于不再喜欢你这件事,我会继续努力的。所以你可别不理我。”嘟囔了几句。

黄少天觉得自己又想睡觉了,只是梦里还能睡过去吗。
于是黄少天开始得心应手地装睡。

喻文州给黄少天擦了把脸,唤了几声“少天”,只听得对方轻浅的呼吸声。喻文州把黄少天抱到床上,盖好被子。静静看了会儿,然后拿出另一床被子,自己也钻了进去。留了一盏床头灯,喻文州开始翻书。

5
黄少天不安分地睁眼偷瞄喻文州,然后想起一些往事。

第六赛季夺冠,队里聚会。黄少天上蹿下跳的给一屋子的人敬酒,轮到自己的时候却百般推脱死活不依。很快,在热场小能手黄少天的怂恿下,全队的人都醉成一大团烂泥。沙发上还时不时能听到有人大声疾呼,“再喝!”罪魁祸首黄少天在边上笑弯了腰,一个个过去拍丑照,再轮番发到各自的邮箱里,标题为“震惊!男子竟在蓝雨聚会时做出这种事!”。

“队长,我们来张合影吧!”然后不由分说地掏出手机对准了喻文州和自己。“队长,你再笑开一点。”,“队长,你再靠过来一点。”黄少天攥着手机的右手从喻文州的脖颈处穿过去,然后大半张脸靠在喻文州的头发上,堪堪擦过喻文州的耳垂。

然后黄少天生机勃勃地大喊,“队长,看镜头!”

黄少天拿着手机欢欢喜喜地转头就跑。喻文州这一刻突然抓住了黄少天的手腕,黄少天瞬时忘了呼吸。

不知道为什么会想起这些没头没脑的东西。也许那个时候自己就有点喜欢喻文州了。

6
“少天,身体不舒服吗?”

黄少天醒过来的时候看见喻文州的脸比平时放大了数倍,额头紧贴着自己的。黄少天一声怪叫,瞬间觉得自己可能是惨叫鸡转世。

喻文州尴尬地起身,“少天,我以为你发烧了。”

“对啊对啊,”徐景熙在边上帮腔,“满脸通红,还一直叨念着队长的名字。”

“闭嘴好吗……”黄少天不胜其扰。

“队长,我没事。”做这么莫名其妙的梦鬼才有着精神嘞!

“好了好了,大家先回去训练。”喻文州拍手示意吃瓜群众们暂时散场。

黄少天伸长了脑袋左顾右盼确认没有人在门外偷窥。

“少天,晚上空调不要打太低。还有,不要乱踢被子。”喻文州微微蹙眉。

黄少天怔了怔,突然嬉皮笑脸起来,“队长,我想看你女朋友的照片。”

喻文州不言不语,只是直直地看着黄少天的眼睛。黄少天被看得发毛,心虚地抓住了被角。“那……男朋友的照片。”

突然厌恶起故作轻松的自己。黄少天突然觉得自己像是言情剧里智障女主,唯一不同的是自己似乎更加地胆小。

“少天,我没有男朋友或者女朋友。”黄少天仿佛一条搁浅的鱼,快呼吸不过来。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黄少天第一次痛恨自己话这么多。

黄少天听到自己微弱的或者说根本没打算让喻文州捕捉的声音,“那喜欢的人。”

黄少天用余光窥视喻文州的表情。喻文州神情诡异,好像想说些什么,话到嘴边又吞了下去。然后弯了弯嘴角。

喻文州突然冲出了黄少天的房间。

黄少天闭上眼。自找没趣。

“少天!”
猛地睁开眼,诧异地看着再一次出现在眼前的喻文州,微微喘着气的喻文州。

然后喻文州以不容置疑地姿态打开了自己的钱包。
???黄少天一时不是很能get到喻文州的路数,又好气又好笑。

“少天,这就是我喜欢的人。”

7
黄少天撑着脸,勇敢地瞥了一眼。

哇塞,照片里这位小哥相貌堂堂,器宇不凡一看就非常惊才绝艳。黄少天满意地点了点头。

昂?!黄少天猛地一扭头,抬起眼皮盯着喻文州看。

“队长,你喜欢我。”

“队长,你喜欢我!”

喻文州笑了笑,“很早的时候,在你和我告白之前。”

“不早说,”黄少天佯装生气,然后真真实实地激动起来,“看我着急很好玩啊,队长你怎么这么恶趣味!我怎么早没看出来!你是不是还想让我再告白一次啊,男人要有担当有担当知不知道!……”黄少天絮絮叨叨一时半会儿没有停下来的趋势,讲到动情处还被自己口水呛到咳了两声。黄少天清了清嗓子,无视了喻文州戏谑的眼神,继续愤慨激昂。

喻文州坐下来,一本正经地扳正黄少天起伏的脑袋,“少天,你还感冒着吧,少说点话。”

“怎么,喻文州你可是刚和我表白了的!现在就对我有意见了!””

喻文州:“不敢不敢。”

“我是想说,少天,你能不能……把感冒传染给我。”
喻文州对着黄少天眨了眨眼睛。

黄少天跟着眨了眨眼睛,然后感到嘴唇上一片温热。
靠靠靠,又被套路了。黄少天闭着眼睛翻了个白眼。

首发微博 ID渺渺兮余淮

救命 桃花饼太太的喻黄文真的太好看了!!

其实每次我妈晚上吃秋葵我一边委屈一边觉得自己和黄少天一样可爱(◍ ´꒳` ◍)

春日赋

1
妖狐被叫醒的时候差点一个重心不稳从樱花树上摔下来。
他听见晴明说,寮里来客人了,要大家都来欢迎一下。
哪来的客人,竟如此有神通,还能打搅小生的好梦。妖狐略有些不悦,表面答应下来,随即悄悄脱离了大部队。
应该不少我一个吧。

妖狐见到大天狗是在两日后的竹林里。这几日春色很好,到哪儿都是花团锦簇,让人应接不暇。妖狐自是喜欢美的,但看多了也会有点腻味,于是妖狐径直向竹林深处走去。
于是便遇见了大天狗。后来妖狐总是想这可能是小生和大天狗大人冥冥之中的缘分。

一个背影看上去极为出挑的青年微微倚靠在竹边,妖狐竟觉得他和修竹林似是融为一体。默默看了一会儿,妖狐想,天气不错,我要去和他交朋友。

“小生乃是妖狐,忽见阁下在此竹林深处,不知是否有幸尽个地主之谊?”。妖狐绕到青年面前,上前做了个揖,并做贼心虚地不敢抬头。过了半晌也没得到回复,妖狐默默揣摩,这青年莫不是是个聋的?悄悄抬起眼,却发现对方也在审视着他。
那是一种妖狐觉得琢磨不透的眼神,忍耐,忧伤又似是饱含深情。妖狐大惊,却又内心开始欢呼雀跃。妖狐用折扇掩住口鼻,似是这样便能隐藏自己的那份情绪。
然后他听到对方略表歉意的声音,“汝与吾一旧友甚似,吾方才略有失态,望汝包涵。”
旧友。哦。
妖狐确信自己以前和眼前的青年从未有过交集,不禁为之前自己无端生起的旖旎心思感到羞恼。妖狐用脚在地上画着不明所以的圈,不知如何逃离现场才会看起来比较自然,即便对方压根儿并不知道妖狐此刻或是上一刻在想些什么。
“汝适才邀吾同游。”青年从容的声音从上方传来。
好家伙,妖狐心想。

“这里的池塘是小生闲暇的时刻经常光顾的地方。”妖狐在前面带着走,如同聒噪的麻雀,叽叽喳喳停不下来。“你看你看这棵树,小生还跟它比过身高!现在居然长得这么高!来,我们坐。”身后的青年总是在妖狐说到尽兴处适时地说上几句,妖狐觉得这样的相处模式甚是惬意,迎着温和的春日眯上了眼。

嗷嗷嗷,妖狐在心里哀嚎,现在是什么时辰,反正看起来不早了,居然一觉睡到日暮西沉。
身旁的青年安静地看着他,眼神里藏不住的笑意,妖狐看着他觉得自己的心又痒痒的,有什么东西要破土而出。

春日赋
2
晴明惊讶地看到大天狗抱着自家的狐崽从空中出现,再缓缓地降在庭院中。
“崽崽,你怎么和大天狗一起回来了?”
“大天狗是谁?啊,对了阿爸,你们认识?”
晴明扶额,“这就是我们寮的客人啊,对了上次欢迎会你跑哪儿去了。”
“......”妖狐知道自己理亏,下意识地往大天狗身后躲。
然后听得青年低沉的笑声揉散在空气中。
妖狐突然想起自己被抱着飞行的途中,大天狗感到他惧高,轻轻用手覆了他的眼。
他好像是个很好的人。妖狐微微垂下了眼。

“大天狗,我们去逛夜市好不好?”妖狐抬着头,状似纯良地看着跪坐在榻榻米上斟茶的青年,“去嘛去嘛,你晚上又没事”,手上不安分地去拉对方的衣角。大天狗怔怔地看了看妖狐的手又迅速笑起来,“走吧”。
“万岁!”

大天狗在寮里不知不觉已住了半月有余,妖狐每天变着法子去找大天狗。有时大天狗在庭院里吹笛,会突然瞥见树后鬼鬼祟祟的身影,夜色深深却掩不住他晶亮亮的眼睛。大天狗总是忍不住笑起来。真可爱。

夜市上的人总是很多,大天狗让妖狐拉着自己的手,别跑丢了。妖狐听闻整张脸晕染上一层淡淡的绯色,然后堪堪抓住大天狗的衣袂。

“大天狗大人,那个,你要尝尝这家的苹果糖么,造型可爱,味道甜而不腻,小生诚挚推荐!”妖狐在生人面前总是自矜的,端着着架子,大天狗明显能觉察到妖狐对自己已经是有一点喜欢的。他静静地看着妖狐的面容和几年前的春日里的那张面庞慢慢重叠在一起。
“崽崽”,妖狐听着自己的名字以这样清越的声线叫出来,他猛地一抬头。这家伙怎么也学着晴明这样叫自己。
“你记得这个吗?”妖狐看着大天狗变戏法似的拿出一串手串,觉得有些眼熟,伸手接过,喃喃道,“好像是我的,怎么在大人你手上。我记得几年前是好像突然不见了。”妖狐突然倚过去,揶揄道,“大人,是不是被你偷走了!你暗恋我对不对!”妖狐一把打开折扇,把脸藏在薄薄的折扇之后,只露出一双咕噜噜转动的眼睛,眼中倒映的星河浪漫让人移不开眼。
许久没有应答,妖狐慌乱地眨了眨眼。

“大人,这边可以捞金鱼诶,快来快来。”

春日赋
3
那夜回去之后,妖狐再也没去找过大天狗。
妖狐好几日把自己关在房里,晴明怎么叫也不肯出来,桃花萤草的面子也不卖。
闹别扭。也不知道算什么别扭。自己似乎连闹别扭的立场都没有。
郁闷。

最终小姐姐团们还是敲开了妖狐的门,说是找妖狐谈天。妖狐同意。

桃花说着这几日寮中的趣事,什么帚神睡着了差点被人当扫把捡走,什么觉约人干架最后哭着回来被萤草安慰。樱花听着,不时用衣袖掩嘴轻笑。妖狐睁大眼睛津津有味地听着,顺带吃着桃花樱花带来的各色糕点。味道不错,妖狐开始神游,下次也让大天狗尝尝。

“大天狗呢”,他怎么没来看我。
妖狐突然意识到自己嘴太快,还好,只说了一半。
“对吼,崽崽和大天狗大人好像关系不错,早点找他来不就成了。”小姐姐团们突然热闹起来。
鲤鱼精则开始回忆大天狗来的那一天。

“你是说他是为了来找一个人,所以才来我们寮暂住的吗?”妖狐咬着茶杯,吐字不清。
“是什么人?”
“好像也是崽崽你的族类诶。”
嗯。
一切都有了解释。和自己相貌相似的旧友,或者说,心上人。难怪能任由自己胡闹,难怪又回应不了自己的感情。
难怪。
妖狐闷声又喝了一杯茶。
好苦。呸。

春日赋
4
妖狐看着落花随着澄澈的溪水缓缓流过去,心里钝钝地痛。
小生这么好。有眼无珠。呸呸呸。

“崽崽”。
“大天狗啊,你怎么在这儿”妖狐懒洋洋地仰头,狭长的凤眼看不出情绪。
“崽崽”。大天狗执拗地唤。
妖狐拍了拍衣服,站起来。

“呦,找我什么事啊,莫不是情人没追上,来找我取经吧。”妖狐说完又觉得有点后悔。
“崽崽,吾有话对汝说。”
“怎么了,失恋了?知道找我这个老朋友聊天了啊。”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毫不在意,却不料听起来更酸了。
静默一会儿,大天狗扳正妖狐的身体。
“汝近日为何躲着吾。”
妖狐闭着眼睛翻了个白眼。当日竹林相见觉得他是个聋的,没想到今日才发现是个傻的。

“大天狗大人,您这未免有些戏弄小生了。”妖狐忍着心中的万千情愫,冷淡地用折扇打开了大天狗的手。
看着对方渐渐暗下去的眸子,妖狐又于心不忍了。算了算了,这么个傻的被人拒绝也是正常。就听听他诉苦吧。

大天狗一看妖狐态度有所松动,赶忙开始。
妖狐觉得大天狗很不对。他语速极快,丝毫不见平时不急不缓的姿态。
他好像很痛苦。可是我也很难过。妖狐的耳朵慢慢垂了下来。
妖狐听他絮絮叨叨地说,说自己四年前被心怀不轨的恶徒袭击勉强敌过然后被一个妖怪救了。他说自已被身受重伤被那个妖怪照顾了好几天。他说自己终于找到他了,可是对方不记得自己。对方好像也有点喜欢自己,一起去夜市的时候疑似要坦白心意,可是自己因为对方想不起自己很是难过。再后来对方就不理自己了。然后他又很难过。

妖狐撑着脸心想大天狗你可真是纯情少女,你戏这么多对方知道吗。

然后。
“等等,大天狗,我怎么觉得你说的事情很耳熟。”妖狐看着大天狗认真的脸突然觉得又要陷进他那深深的带着碧波般湛蓝的眼睛。此时他的眼里印着的是惊慌的自己。一个还没有成型的猜想在妖狐脑海里徘徊,挠的他整个人都亢奋起来。
可是,要问吗,万一是自己又误会了。

“崽崽,吾对汝有意。”坚定而不容置疑的语气。

嗷嗷嗷。妖狐感到脑子里有个小人在挥舞旗帜。刷刷刷。

春日赋
5
妖狐立马挽着大天狗往寮里跑。
晴明了解了来龙去脉毫不犹豫地用力弹了弹妖狐的脑门。
妖狐倒吸了一口凉气,随即大喊,“狗子!阿爸欺负我!”然后往大天狗怀里躲。最后露出一双亮晶晶的眼睛,饱含笑意地往外看。

“狗子,其实我好像想起来一点。”一个下午,妖狐在赏花的间隙突然跟大天狗提。
“可是那个时候的那个大妖怪和你不是很像啊。”妖狐犹豫地看着大天狗,万一他搞错了。
大天狗突然搂住他,低低地说,“那是吾的觉醒皮。”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生早就听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看着大天狗眉宇间的皱痕,妖狐突然安静下来,伸手抚平。
“可是,只要是你,我都喜欢”。

“狗子,吻我!”妖狐突然发声,狡黠地笑起来。
大天狗就这样低下头,细密缠绵的吻铺天盖地落下。

不负这好春光。
fin.首发微博 ID渺渺兮余淮

我居然有个号??
好了开启喻黄之旅😂